能够炼化多少

- 编辑:admin -

能够炼化多少

开始行动
 
    看见张若尘,常戚戚脸色一松,将战刀重新插到地上,大笑一声:“哈哈!张师弟,你可算是来了!风灵城,已经被我和大师兄拿下,城中虽然还有别的学员,可他们根本不是我和大师兄的对手。所以说,在风灵城,我和大师兄就是最大的霸主。”
 
    他继续道:“反正我和大师兄的军功值已经达到一百点,算是通过了第三轮考核,为何不趁剩下的二十多天好好享受一番?等到返回圣院,估计就没有这样的机会,到时候,我们就已经是佛门的俗家弟子。”
 
    “张师弟,你来得正好,与我们一起享受一番,想要什么样的女子尽管说,要娇小玲珑,还是要妖娆丰满,天黑之前,肯定送到你的床榻上面。”
 
    常戚戚拍着胸口,信誓旦旦的说道。
 
    下一刻,当他看见黄烟尘也从大门外走进来,顿时,脸上兴奋的神情垮了下来,干笑了一声:“额……原来烟尘郡主也在,好巧啊!”
 
    黄烟尘的一双宝蓝色的眼睛,向着四周那些穿着性感的女子看了一眼,冷哼一声:“男人果然都不是什么好东西,一旦拥有镇压一切的实力,便将所有的恶习全部暴露了出来。”
 
    常戚戚尴尬的一笑,使了一个眼神,那些漂亮女子立即退了下去。
 
    与此同时,常戚戚向张若尘传音,低声道:“张师弟,等将来我建一座城池,做真正的城主,肯定招揽无数美女,到时候,再请你来做客。既然黄师姐在这里,今天,咋们只能收敛一些,免得惹她不高兴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只是笑了笑,并不回他。
 
    黄烟尘的修为高深,自然看出常戚戚在给张若尘传音,冷声道:“常师兄,有什么话,当着我的面说不得吗?”
 
    常戚戚打了一个哈哈,道:“没什么,没什么,我就跟张师弟说,今后一定会痛改前非,一心求武,做一个老实本分的人。”
 
    黄烟尘的目光盯向司行空,道:“大师兄,你一贯都成熟稳重,怎么也跟常师兄一起胡闹,难道不知道五行墟界很危险,邪木宫就在五百里之外的裂阴山,随时都可能杀到风灵城。以你们的实力,挡得住一位法师之王吗?”
 
    司行空长发蓬乱,依旧在品酒,笑道:“我和小常已经将龙血完全炼化,而且,在来到五行墟界之前,师尊各自给了我们一件宝物。所以,以我们的实力,就算敌不过一位法师之王,要逃走,却不是难事。”
 
    司行空所说的师尊,就是圣院的阿岚半圣。
 
    司行空本来就是一个随性的人,所以,并不强行逼迫自己去杀人赚取军功值。与其多杀两个土著人类,不如多喝两杯美酒。
 
    黄烟尘跺了跺脚,心中气急,道:“你们积累够一百点军功值就可以贪图享乐,不思进取,就没有想过去冲击《天榜》?”
 
    常戚戚叹道:“要进入《天榜》,需要一万点,在五行墟界,根本不可能积累得到那么多军功值。”
 
    司行空道:“其实,我和小常霸占风灵城,也是想要打出名气,如此一来,你们就能更快找到这里,与我们会合。然后,结合我们所有人的力量,攻占邪木宫,夺取紫云沉香木。”
 
    常戚戚也使劲的点头,道:“我和大师兄已经招揽了十五个天才学员,他们现在完全都以我和大师兄马首是瞻。既然张师弟已到,那么我们就算是有了一位绝顶高手,现在就可以去攻打邪木宫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的眼睛一眯,道:“那十五个天才学员可不可靠?他们怎么会归顺你和大师兄?”
 
    张若尘的心中当然有疑惑,毕竟,能够通过前两轮的学员,哪一个不是傲视东域的顶尖天才?
 
    常戚戚和司行空又不是圣者门阀的传人,这些眼高于顶的天才学员,怎么会归顺与他们?
 
    常戚戚大笑道:“我和大师兄虽然都是天才,实力也很强大,但是,正如张师弟你所说,那些天才学员却依旧不肯服我们。”
 
    “可是没办法,谁叫我们是天魔岭的学员,东域新生代的六大年轻王者有两个都是我们的师弟和师妹。当我和大师兄报上名号之后,他们立即望风来投,甘心做我们的小弟。哈哈!”
 
    张若尘和洛水寒现在的名字,在东域,已经是如雷贯耳,成为无数年轻武者的偶像。
 
    就连常戚戚和司行空的地位,也跟着水涨船高,再加上常戚戚的三寸不烂之舌,顿时就骗来了一大群天才学员。
 
    能够跟随两位年轻王者,还怕将来没有出头之日?
 
    张若尘总算明白是怎么回事,笑道:“邪木宫是肯定要攻打,只不过,在此之前,还有一件事要做。”
 
    司行空的神情变得严肃,道:“什么事?”
 
    “帮助你们提升实力。”张若尘道。
 
    常戚戚叹道:“我和大师兄在师尊的帮助之下,完全炼化龙血,武道修为才刚刚冲击到天极境后期。想要在短短二十多天的时间之内,再次提升,恐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”
 
    黄烟尘也点了点头,她达到天极境后期的巅峰也有一段时间,可是至今也没有触摸到天极境小极位的境界。
 
    天极境小极位的境界,似乎离她还很遥远。
 
    张若尘取出一块大概十斤重的黑水琉璃晶,道:“若是有它呢?”
 
    三人的眼睛,齐刷刷的,向张若尘手中看去。
 
    “什么?这么简单?”
 
    常戚戚用着羡慕嫉妒恨的眼神盯着张若尘,道:“张师弟,你的气运也太逆天,我怎么就没有遇到那个水潭?真是的,人比人,比死人,这运气,也没谁了!”
 
    张若尘看似说得很轻松,司行空却不认为真的那么轻松,凡是有宝物之地,必定有蛮兽守护。若是真的让常戚戚遇到那个水潭,跳下去之后,估计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
 
    常戚戚将那一颗黑水琉璃晶抱了一会儿,最终还是叹息了一声,还给张若尘,道:“如此珍贵的宝物,估计张师弟你也没有挖出多少,我老常就不要了!”
 
    张若尘笑了笑,并不接过常戚戚手中的那一块黑水琉璃晶,手指一动,又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两块十多斤重的黑水琉璃晶,分别抛给了黄烟尘和司行空。
 
    常戚戚大吃一惊,相当怀疑张若尘拿出的到底是不是黑水琉璃晶。如此宝物,怎么就像扔石块一般随便送人?
 
    接过黑水琉璃晶,就连司行空也惊住,道:“张师弟,你到底得到了多少黑水琉璃晶?”
 
    张若尘笑着摇了摇头,道:“你们尽量炼化,能够炼化多少,就看你们的实力高低。但是,你们可千万不要浪费。”
 
    “这样的宝物,谁浪费一克,都是傻子。”
 
    常戚戚盘坐在地,捧住黑水琉璃晶,立即开始炼化起来。
 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