冲击道天极境小极位

- 编辑:admin -

冲击道天极境小极位

黄烟尘和司行空也紧随其后,开始炼化黑水琉璃晶。
 
    张若尘命令魔猿留在城主府,守护他们三人。
 
    离开风灵城,张若尘赶去了邪木宫所在的裂阴山,花费半天时间,发现了一位邪木宫的法师,将其抓住。
 
    那一位法师,看上去五六十岁,身材矮瘦,差不多相当于地极境初期的修为,在邪木宫也应该算得上是一个不大不小的高手。
 
    张若尘将剑指在他的脖子上,问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 
    “武……武藤,大人,我是邪木宫的外事长老……会不会有一些什么……误会?”武藤法师跪在地上,吓得浑身发抖。
 
    “没有误会,我找的就是你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取出两只长条形的木匣,丢给了武藤法师,道:“我要你帮我将这两个匣子,送到邪木宫宫主神骸法王的手中,你能做到吗?”
 
    “能……能!”
 
    武藤大师抬起头,小心翼翼的问道:“请问大人,你叫什么名字?你送给宫主的是什么东西?”
 
    张若尘道:“两只木匣里面分别装着青木法王和祖心法王的水晶神杖,不过,他们两人已经被我杀死。”
 
    “什么?”
 
    武藤法师吓得整个人都软了一大截,邪木宫也才四位法王,此人竟然杀了两位。
 
    张若尘道:“你告诉神骸法王,我叫张若尘,十天之后,我会在新月城等他,希望到时候可以与他公平一战。”
 
    “是……是……”
 
    在张若尘的气势压迫之下,武藤法师立即低下头,那一张老脸都要贴在地上。
 
    当他再次抬起头来的时候,早就没有了张若尘的踪影。
 
    “人呢?到底是什么人?真的是人吗?”
 
    武藤法师擦了擦额头的汗珠,目光落在那两个木匣上面,将木匣打开,果然看见里面是青木法王和祖心法王的水晶神杖。只不过,两根水晶神杖已经断掉。
 
    武藤法师立即盖上两个木匣,抱在怀中,向邪木宫赶去。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(月底了,虽然更新很慢,还是要求月票!若是明天月票破两千,小鱼决定,怀了三个月的小孩,将来的名字,男孩就叫张若尘,女孩就叫张烟尘。哈哈!会不会太草率?)
 
 419.第419章 自乱阵脚
 
    邪木宫中,神骸法王雷霆大怒。
 
    他派遣出去查探消息的法师,已经回来,有人在战场发现一百多具邪木宫的法师的尸体,其中,甚至还包括青木法王,也已经死于非命。
 
    别的那些法师,就算死掉,也就罢了,怎么就连青木法王也陨落?
 
    邪木宫只有四位法王,每一个都是顶梁柱,死去一个,就代表邪木宫的根基将会不稳,实力将会减弱一大截。
 
    而且,赶去救援的祖心法王也失去消息,让神骸法王产生出一种不祥的预感。
 
    “可恶,到底是谁?”
 
    神骸法王眼神锐利,怒气攻心,一掌拍击在面前的铜柱上面,嘭地一声,将铜柱打得凹陷下去。
 
    宫宇中,别的那些法师都噤若寒蝉,全部都低着头,没有人敢说话。
 
    外面,传来一个急促的脚步声。
 
    “宫主……宫主……大事不好……”
 
    武藤法师抱着两个木匣,连滚带爬,从外面冲进来。
 
    “什么事如此慌张?”神骸法王冷声道。
 
    看到神骸法王如同魔王一般坐在上方,立即吓得武藤法师跪在地上,双手捧着木匣,向前一托,颤声道:“回禀宫主,青木法王和祖心法王被一个叫做张若尘的人杀死,木匣中就装着他们的水晶神杖。”
 
    “什么?”
 
    神骸法王脸上的青筋,完全凸显出来,手臂一挥,一股法力涌出去,将那两个木匣的盖子掀开。
 
    两根断掉的水晶神杖,从匣子中掉落出来。
 
    竟然真的是青木法王和祖心法王的神杖。
 
    一日之间,两位法王陨落,神骸法王暴跳如雷,雄厚的法力从体内喷涌出来,几乎将整个邪木宫都要掀飞。
 
    “张若尘在什么地方,我要将他碎尸万段。”
 
    神骸法王厉声一啸,凝聚出一只法力大手,将武藤法师隔空提了起来。
 
    武藤法师悬在半空,感觉身体被一股无形的力量使劲的拉扯,像是五马分尸的感觉,惊骇交加,连忙道:“宫主饶命……他说……十日之后,会在新月城等你,与你公平一战。”
 
    “哧!”
 
    神骸法王的五指一扭,调动法力,直接将武藤法师的身体撕裂成碎片,化为一团血雾。
 
    “哗!”
 
    神骸法王冲出邪木宫,就要向新月城赶去。
 
    聂文龙立即冲上去,拦住神骸法王,道:“就算你现在赶去新月城,也肯定找不到张若尘。既然他约你在十日之后一战,为何不再等一等。”
 
    神骸法王冷哼了一声,道:“邪木宫一连折损两位法王,这口气我怎么能忍,我一刻也等不了。”
 
    聂文龙摇了摇头,道:“只是死了两位法王而已,你怎么就乱了方寸?万一中了张若尘的调虎离山之计,整个邪木宫都将陷入危境。”
 
    “你懂什么?张若尘之所以要等到十日之后才与我决战,肯定是因为,现在,他还没有把握胜我。接下来的十天,他必定会在新月城布下天罗地网,用来对付我。所以,我必须趁现在他还没有准备完善,一举将他拿下。”
 
    聂文龙有些无语,暗骂了一句白痴,若是张若尘没有准备完善,岂会这么早就来宣战?
 
    聂文龙还要利用邪木宫的势力来对付张若尘,邪木宫与张若尘的仇恨越深,对他就越有利,所以,他也就没有将那些话讲出来。
 
    他道:“既然宫主现在一定要赶去新月城,那么邪木宫不能没有人镇守,我愿留下来,帮助宫主镇守邪木宫。”
 
    无论怎么说,聂文龙毕竟是一个外人,神骸法王对他并不放心。
 
    所以,在离开之前,神骸法王将邪木宫另外一位正在闭关的麻生法王请了出来,用来制衡聂文龙。
 
    七天之后,神骸法王返回邪木宫,正如聂文龙所言,他并没有在新月城找到张若尘。
 
    “我不在的七天,邪木宫有没有遭到攻击?”
 
    回来之后,神骸法王立即询问聂文龙。
 
    因为,他害怕真的中了调虎离山之计,唯恐邪木宫有失,所以才立即返回。
 
    聂文龙道:“一切正常,虽然有几个学员前来挑衅,也都被我击毙。”
 
    在往返新月城的路上,神骸法王已经冷静下来,疑惑的道:“张若尘到底在打什么主意?既没有进攻邪木宫,又没有在新月城提前布置,难道他真的那么自信,想要与我一较高下?”
 
    聂文龙也露出疑惑的神情。
 
    若是在以前,他绝对不相信,张若尘能够和神骸法王叫板。
 
    不过,若是张若尘能够杀死青木法王和祖心法王,那么他的实力恐怕真的达到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境界,倒是有可能与神骸法王斗一斗。
 
    现在,就连聂文龙都有些凌乱,感觉完全琢磨不透张若尘到底在打什么主意?
 
    “难道张若尘真的只是想要杀死神骸法王,获取巨额的军功值?”
 
    神骸法王是鱼龙第二变,天极境武者,只要能够杀死他,就能获得一万点军功值,直接进入《天榜》。
 
    当然,天极境的武者想要杀死鱼龙第二变的修士,几乎是不可能的事。
 
    鱼龙第二变被称为“炼皮成金”,意思就是说,皮肤修炼得犹如金石,刀砍不坏,剑劈不烂,就算是站在火堆里面也可以丝毫无损。
 
    天极境武者只有使用圣器,才有可能破开鱼龙第二变修士的防御。
 
    而且,就算你掌握了一件圣器,鱼龙第二变的修士也不会站在那里不动,交给你劈斩。
 
    聂文龙道:“三日之后,就是张若尘约定的时间,宫主决定怎么办?到底去不去新月城赴约?”
 
    “去,为何不去。”
 
    神骸法王脸色冷沉,道:“张若尘杀死邪木宫的两**王,老夫若是不将他挫骨扬灰,难消心头之恨。”
 
    “可是万一,张若尘在此期间,进攻邪木宫,该怎么办?”聂文龙道。
 
    神骸法王道:“若是张若尘真的是想要调虎离山,这几天,早就已经进攻邪木宫。既然他没有这么做,说明他是真的想与我一战。”
 
    神骸法王的脸上露出一副已经猜透张若尘的意图的笑容,道:“张若尘肯定是杀死了青木法王和祖心法王就信心爆棚,想要继续出手杀死我,获取更多的军功值。但是,他又害怕邪木宫的阵法,不敢堂堂正正的来挑战我,所以,只能与我约战在新月城。”
 
    “他却不知,鱼龙第一变和第二变之间,有着本质的差距,根本不是他可以想象。等着瞧,三日之后,我一定斩下张若尘的头颅。”
 
    聂文龙微微皱眉,有些不悦。
 
    他来到五行墟界的目的,就是为了杀张若尘。
 
    现在,还没杀死张若尘,胥圣门阀的传人胥青就已经先被张若尘杀死。
 
    若是不能带着张若尘的人头回去,三刀半圣肯定饶不了他。
 
    “不行,张若尘必须死在我的手中,不能让神骸法王抢了功劳。”聂文龙的心头暗道。
 
    聂文龙义正言辞的道:“为了以防万一,我也和宫主一起去新月城。”
 
    神骸法王向他瞥了一眼,轻轻的点了点头,道:“好!既然如此,你就跟我一起去新月城,反正邪木宫有祖师留下的圣阵,就算再多的高手前来闯山,也是死路一条。”
 
    神骸法王对聂文龙也存在芥蒂。
 
    聂文龙愿意跟他去新月城,正和他的心意。
 
    邪木宫由麻生法王镇守,同时,开启圣阵,足够确保万无一失。
 
    张若尘当然没有去新月城,而是在距离邪木宫只有五百里的风灵城。
 
    这几天,他一直都在参悟《鲲鹏武典》的前三层,学习其中的武道精髓。
 
    “任何秘籍都有修炼到尽头的时候,只有参悟百家武学,开创出属于自己的武道,才能寻找到道法的真谛。”
 
    《鲲鹏武典》虽然是王级秘籍,可是毕竟只是前三层,张若尘在时空晶石的内空间参悟了二十天左右,就已经剥离出其中的精髓。
 
    又花费数天时间,演练武学,将《鲲鹏武典冲击道天极境小极位。
 
    虽然境界没有突破,可是武道却更加圆满。
 
    “外面应该也已经快过去十天,也该出去,对邪木宫发起攻击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站起身来,手指向前轻轻一点,空间扭曲了一下,向前跨出一步,走出时空晶石的内空间。
 
    这段时间,司行空炼化了两斤黑水琉璃晶,节省两年苦修,修为达到天极境后期的巅峰,随时都可能跨入天极境小极位。
 
    常戚戚炼化了一斤黑水琉璃晶,节省一年的苦修,武道修为也有不小的进步。
 
    黄烟尘因为在修炼期间,突破到了天极境小极位,所以,炼化了三斤黑水琉璃晶,节省三年苦修,虽然没有修炼成水灵宝体,却修为大增。
,笑了笑,道:“我有预感,一个月之内,就能冲击道天极境小极位。”
 
    “大师兄,你不要打击我行不行?我觉得,就算再给我两年时间,也很难突破到天极境小极位。”常戚戚有些泄气的道。
 
    黄烟尘显得不悲不喜,依旧冷若冰霜的样子,道:“黑水琉璃晶的确是了不得的宝物,若是能够炼化十斤,说不定能够修炼成传说中的水灵宝体。这样的宝物,若是出现在昆仑界,就算是那些圣者门阀也会花费大力气去争夺。”
 
    诞生出一个宝体,对圣者门阀来说,也是一件喜事。
 
    若是能够一次性造就出十个宝体,甚至数十个宝体,等到他们成长起来,那一个圣者门阀必定会兴盛一个时代。
 
    张若尘道:“只要你们努力修炼,将来肯定都能修炼成水灵宝体。当然,我们现在必须要商量进攻邪木宫的事宜,若是成功,就能得到紫云沉香木。将来,我们说不定还能修炼成木灵宝体。”
 
    “木灵宝体和水灵宝体一起修炼成功,岂不就是双灵宝体?”常戚戚大喜道。
 
    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