凄厉的大叫了一声

- 编辑:admin -

凄厉的大叫了一声

就算一些人,凭借天才地宝将修为强行提升上去,也没有那么多时间修炼武技。这样的武者,实战能力,比一些境界低的人,估计都会差一截。
 
    所以,聂文龙可以肯定,那些学员中不可能有人能够威胁得到青木法王。就算是佛帝传人张若尘,金光圣体洛水寒,也远远没有那个能力。
 
    “哧哧!”
 
    聂文龙深吸了一口气,一道紫色光圈,从头顶冲出来。天地之间的木属性灵气,疯狂的向他汇聚过去。
 
    石台周围的地面,发出簌簌的声音,长出一株株翠绿色的草叶,生长速度是正常速度的百倍,很快就长到十多寸高。
 
    神骸法王看到这一幕,脸上露出惊色,“好厉害,短短几天时间,居然就修炼成了木灵宝体。”
 
    神骸法王也是突破到法师之王(鱼龙境)的境界,才将木灵宝体修炼成功。
 
    这位聂大人,显然没有达到法师之王的境界,居然轻松就将木灵宝体修炼成功。昆仑界的修士,全部都这么厉害吗?
 
    他却不知,聂文龙能够成为圣徒,而且,还能进入《天榜》前一万位,本身就是绝顶天才,要将一种宝体修炼成功,并不是难事。
 
    聂文龙站起身来,深吸了一口气,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:“果然是节省了十年苦修,我的武道修为似乎又有精进,已经触摸到鱼龙境的门槛,相信要不了多久,就能突破境界。”
 
    不仅如此,修炼成木灵宝体,聂文龙的实力也提升了一大步,应该已经可以与《天榜》前一千位的高手交锋。
 
    换句话说,在同境界,聂文龙已经是圣体之下的最顶级的一批高手。
 
    毕竟,整个昆仑界,能够修炼成宝体的年轻武者,也并不是太多。
 
    “神骸法王,多谢你的紫云沉香木。你最好多准备一些这种宝物,若是能够进献给胥圣门阀的半圣祖师,将来你的前途会更加光明。”聂文龙道。
 
    神骸法王有些苦涩的一笑,“紫云沉香木,一万年才能沉积一斤。整个邪木宫,收集了上千年,也才收集了为数不多的一点存活,加上每代人的消耗,邪木宫的紫云沉香木,已经不足百斤。”
 
    聂文龙根本不相信神骸法王的话,邪木宫的紫云沉香木,绝对不止百斤,只是神骸法王不愿意献出来而已。
 
    当然,这些事,聂文龙也懒得去理会,反正他现在修炼成了木灵宝体,将来前途似锦,绝对不会待在五行墟界这样的小地方。
 
    若是再杀了张若尘,就又是一件大功。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魔猿和青木法王的战斗,只是进行了一刻钟,青木法王就被魔猿一拳击中身体,遭受重创。
 
    本来,他是想要逃走,却被张若尘使用圣剑牵制住,很快就又被魔猿追上。
 
    青木法王披头散发,满脸血污,不断挥舞水晶神杖,心中想着,只要能拖延片刻,援军就有可能到达,到时候,形势就会逆转。
 
    张若尘当然看出青木法王是在拖延时间,所以,并不给他继续缠斗的机会。
 
    “差不多了,也应该送他上路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手持圣剑,冲到青木法王的左侧,施展出一招“镇魂立影”。
 
    受了重伤,而且,疲惫不堪的青木法王,怎么可能挡得住圣剑?
 
    “不……”
 
    青木法王凄厉的大叫了一声。
 
    圣剑,将水晶神杖斩断。冰冷的剑锋,落在青木法王的头顶,将青木法王的身体撕裂成了两半。
 
    张若尘将剑收回,剑上,一滴血液也没有。
 
    “青木法王差不多是鱼龙第一变的修为,杀死了他,应该可以得到一千点军功值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将青木法王的断成两截的神杖捡起来,在神杖的内部,镶嵌着一截紫色的云纹木条。
 
    将那一小截木条,捏在手中,能够闻到一股淡淡的幽香。
 
    只是轻轻一嗅,就让人身心无比舒爽。
 
    张若尘开启天眼,看见一缕缕木属性的灵气,源源不断的从木条中散发出来。
 
    “叫我黄烟尘。”黄烟尘道。
 
    张若尘收起笑容,沉默了片刻,道:“距离三年之期,应该没多久了?”
 
    黄烟尘点了点头,不敢直视张若尘的眼睛,微微低头,道:“应该快了!等到第三轮考核结束,估计就要着手准备成亲的事。”
 
    “嗯!”
 
    张若尘道。
 
    黄烟尘抬起头,眼神有些冷然的道:“若是你真的不愿意,我也不会勉强你,反正我又不是没有追求者。胥圣门阀的胥青,一直在追求我,我都还没有搭理他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道:“他已经被我杀死了!”
 
    黄烟尘的眼睛一瞪,又是欣喜,又是好奇,试探性的问道:“不会是因为,他在追求我,所以,你才杀了他?”
 
    张若尘道:“怎么可能?是他先要杀我。就算我不杀他,今后,他也会请更强的人来杀我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