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百里的一座城池

- 编辑:admin -

五百里的一座城池

 黄烟尘有些失望,道:“原来是这样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又道:“当然,也有你的原因,毕竟是他先联合邪木宫对付你,为了预防他今后继续打你的主意,我当然不能让他活命。”
 
    听到这话,黄烟尘的心中,美滋滋的,就像是喝了蜜糖一般。
 
    她第一次觉得,谈论杀人,竟然也可以如此浪漫。
 
    其实,张若尘对黄烟尘还是有一些情愫,并不是完全没有感觉。
 
    只不过,他现在还不能准确判断喜欢的到底是黄烟尘,到底是池瑶的影子。
 
    当年的池瑶,也和黄烟尘一样的冷傲,同样的傲娇,在某些性格上面,两人有很多相同之处。
 
    只不过,池瑶虽然冷傲,不将任何男人放在眼里,对张若尘却十分温柔。两人从小一起长大,青梅竹马,心灵相通,绝对是张若尘理想中的神仙眷侣。
 
    也正是因为如此,当池瑶出手杀死张若尘的时候,张若尘依旧不能相信真的是她。
 
    张若尘重新活过来的时候,想过无数种可能,或许是有人假冒池瑶,也有可能是他在最后那一刹那看花了眼。
 
    但是,最后都被他否决。
 
    张若尘只能想着,或许他从来都不了解池瑶。
 
    收起思绪,张若尘长长的吐出一口气,看着黄烟尘的那一双冷冰冰的美丽眼眸,道:“烟尘师姐,我们真的该离开了!”
 
    听到“烟尘师姐”这个称呼,黄烟尘依旧有些不满意,但是,她却并不逼迫张若尘。她清楚,要张若尘立即改口,真的很难。
 
    能够让他叫一声烟尘师姐,已经是很大的进步,至少证明,张若尘的心中还是有她。
 
    若是张若尘对她一点感情都没有,以他的性格,就根本不会改口。
 
    “听你的。”
 
    黄烟尘尽量柔声的说道。
 
    只不过,说完之后,她还是觉得十分别扭,情不自禁的抿紧了两片红唇。
 
    突然,张若尘像是感受到了什么,抬起头,向着远处一望。
 
    他眉心的那一只天眼,哗的一声,浮现了出来。
 
    “怎么了?”
 
    黄烟尘看见张若尘的脸色有些不对劲,于是询问道。
 
    张若尘道:“先前叫你走,你不走。现在,想要离开,估计没那么容易了。又一位鱼龙境的强者赶来,而且,实力超过了青木法王,应该也是邪木宫的高手。”
 
 417.第417章 纸醉金迷
 
    张若尘取出半圣骨珠,交给了黄烟尘,以防万一。
 
    他拥有龙珠,具有超强的防御能力。半圣骨珠的防御力虽然也很厉害,对他来说,却是可有可无。
 
    “圣剑借给你。”
 
    黄烟尘的手中伸进蓝色的长发,取下白玉钗,递给张若尘。
 
    “不用,使用紫雷剑,足以对付他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表现得异常自信,也从容镇定,似乎早就已经有了应对的策略。
 
    “唰!”
 
    祖心法王驾驭着一团木属性的灵气,御空飞行,来到张若尘和黄烟尘的头顶上方。他看到青木法王和邪木宫众法师的尸体,一股怒火从心中喷涌出来。
 
    “你们到底是什么人?难道不知与邪木宫作对的下场?”
 
    祖心法王的声音中融入法力,每一个字都如巨雷,震得天地灵气不停震荡。
 
    特别是黄烟尘,只感觉耳膜疼痛,就像有一面神鼓在耳中擂动,让她全身气血翻腾。
 
    其实,黄烟尘的实力并不弱,足以和天极境大圆满的武者一较高下,只是祖心法王的修为太强,所以她才会被声音的力量震伤。
 
    张若尘看着飞在离地十丈高的祖心法王,没有丝毫惧色,自有一股护体天罡将音波之力抵挡。他道:“以你的修为,竟然能够御空飞行?我明白了,你修炼成了木灵宝体,能够驾驭木属性的灵气,所以,修为没有达到半圣境界,也能离地飞行。”
 
    正常情况下,只有达到半圣境界,才能调动圣气,御空飞行。
 
    但是,一些天赋异禀的修士,炼成特殊体质,可以操控天地灵气,也能飞天遁地。
 
    青木法王和祖心法王都是鱼龙第一变的修为,可是祖心法王修炼成了木灵宝体,那么他的实力,就远超青木法王。
 
    张若尘手持紫雷剑,挽出一道剑花,向祖心法王指过去,道:“多说无益,战!”
 
    祖心法王冷笑一声,道:“小辈,你别以为杀死青木法王,就能与老夫交手。实话告诉你,以老夫的实力,要杀死青木法王,只是轻而易举的事。要杀死你,自然也是如此。”
 
    “天地之根。”
 
    祖心法王调动木属性的灵气,汇聚在水晶神杖的顶端,向地面一指,转瞬间,一株青色的大树,从地底生长了出来。
 
    大树的树干、树枝、树根,越来越粗壮,长成一株百米高的参天古木。
 
    “唰唰。”
 
    一片片树叶,无比锋利,就像刀叶一般,从四面八方,向张若尘狂猛的攻击过去。
 
    张若尘的脚下出现一座直径九米的血阵,血阵中,飞着九柄血剑、一龙、一象,将飞来的树枝、树叶,不断击成碎片。
 
    “轰!”
 
    祖心法王将水晶法杖一挥,立即形成一根磨盘粗细的巨木,也不知重达多少万斤,向张若尘击了过去。
 
    爆裂声响起,那一根巨木,将张若尘脚下的血阵击碎,血剑、血龙、血象完全化为烟雾。
 
    张若尘立即挥动紫雷剑,直劈而下,将巨木斩断,可是却依旧被那一股强大的冲击力,震得飞退了出去,落到二十丈之外。
 
    “好强大的力量,若是不动用武魂的力量,绝对挡不住他十招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只感觉手臂疼痛欲裂,虎口被那一股力量撕裂,不断淌出鲜血。
 
    “原来也不过如此。”
 
    祖心法王冷峭的一笑,心中多了几分轻视,脚踏地面,向张若尘追了上去。
 
    凡是他的脚掌踏过的地方,泥土中,就会冲出一条金属般颜色的藤蔓,化为战鞭,向张若尘抽击过去。
 
    “啪!”
 
    战鞭,在空气中一抽,顿时发出一大片火花。
 
    若是抽击在人的身上,可想而知会造成多大的创伤。
 
    “百家武器,鞭法专破剑法,小子,你还想往哪里逃?”
 
    祖心法王控制十八条战鞭,同时向张若尘抽击,将张若尘的所有退路全部封住,无论向哪一个方向躲闪,皆会被鞭子击中。
 
    “嘭!”
 
    张若尘一连斩断三根战鞭,却终究没有躲过去。
 
    只听见啪啪两声,两根战鞭,击在他的胸口,将护体天罡打得穿透。
 
    张若尘抛飞了出去,眼看就要落入河水中,突然,一股真气化为风力,从全身毛孔中吐出,将身体轻轻托住。
 
    他的身体,犹如一片树叶,轻飘飘的落到河面,脚尖在水面一点,延伸出一圈圈涟漪。
 
    张若尘向胸口看了看,只见身上特别炼制的银色武袍,竟然被战鞭击穿,留下两道鞭痕,可以清晰看到下方的皮肤。
 
    不过,有龙珠护体,张若尘并没有受伤。
 
    “哈哈!小子,受死!”
 
    祖心法王乘胜追击,跳跃而起,冲向站在水面的张若尘,想要给予张若尘致命一击。
 
    他却不知,张若尘之所以没有动用武魂的力量,就是想要将他引到此处。
 
    看到飞扑过来的祖心法王,张若尘的嘴角微微一勾,开始调动精神力。
 
    “轰!”
 
    就在祖心法王飞到一半的时候,他下方的水面,突然涌出一个巨大的气泡,炸裂开来,魔猿急速从水中冲出,一拳击在祖心法王的胸口。
 
    “噗!”
 
    祖心法王口吐鲜血,全身骨头断了一半,发出咔嚓的声音。
 
    魔猿的力量,何等强大,一拳打出,将祖心法王打飞到了两百米高的天穹之上。
 
    与此同时,站在水面的张若尘已经将精神力完全调动出来,伸出一根手指,向天空一指。
 
    一道紫色的雷电,就如电龙一般,横空飞过,击在祖心法王的身上。
 
    “嘭!”
 
    刹那之间,闪电击在祖心法王的身上,穿透而过。
 
    祖心法王就像灯笼一般燃烧起来,当落到地上的时候,已经化为一块块燃烧的焦黑血肉。
 
    “嗷!”
 
    魔猿站在大河之畔,爆吼了一声,震得整个河面水浪翻滚。
 
    张若尘的手臂一伸,将那一根从半空落下水晶神杖接住,双手运气,嘭地一声,将水晶神杖折断成两截。
 
    在这一根水晶神杖之中,果然也有一小段紫云沉香木,大概半斤重。
 
    收起紫云沉香木,张若尘踏浪而行,回到岸边,与黄烟尘会合在一起。
 
    “邪木宫连损两位法师之王,绝对不会善罢甘休。据说,邪木宫的宫主,是一位极其厉害的人物,绝不止鱼龙第一变的境界,我们还是赶快离开此地。”黄烟尘有些担忧的道。
 
    青木法王和祖心法王都只是鱼龙第一变的境界,所以实力并不算太强。
 
    当然,祖心法王修炼成了木灵宝体,就算与鱼龙第二变、第三变的修士交手,也不会吃亏。
 
    张若尘之所以能够杀死他,也是和魔猿先偷袭得手,才能一举成功。
 
    若非如此,张若尘就算动用武魂的力量,再与魔猿联手,也未必能够将他留下。
 
    邪木宫的那一位宫主,绝不是鱼龙第一变的修为那么简单,而且,也肯定修炼成了木灵宝体。
 
    高出一个境界,就是成倍的差距。
 
    即便邪木宫的宫主,只是鱼龙第二变的修为,也不是张若尘现在抵挡得住。
 
    张若尘的眼中露出睿智的光芒,道:“我们的确没有必要与邪木宫的宫主硬碰硬,不过,邪木宫的紫云沉香木,必定要夺到手。我的心中有一个想法,倒是可以试一试。”
 
    “什么想法?”黄烟尘道。
 
    张若尘露出一丝笑容,将青木法王和祖心法王断掉的两根水晶神杖取出来,道:“只要将邪木宫的宫主,引出邪木宫,来一招调虎离山,不就有机会夺取紫云沉香木?”
 
    张若尘、黄烟尘坐在魔猿的肩上,来到距离邪木宫五百里的一座城池,风灵城。
 
 
    当然,也有一些人,过得相当安逸,就像是土皇帝一般,吃着最好的肉,喝着最好的酒,搂着最漂亮的女人。
 
    比如,常戚戚和司行空。
 
    当张若尘在城主府,见到常戚戚和司行空的时候,他们两人正过着纸醉金迷的生活。
 
    常戚戚的身边,围着一大群仆人,而且,绝大多数都是年轻漂亮的女子,有的坐在他的怀中献出香吻,嬉戏的欢笑;有的跪在他的左右两侧,不断将酒杯送过去;还有一些身材绝佳的女子,穿着性感的彩衣翩翩起舞。
 
    司行空则坐在另一边,身边放着三十六口巨大的酒缸,品尝各种美酒,说不出的享受。
 
    做为强者,没有人敢不尊敬他们,也没有人敢招惹他们。
 
    “嘭!”
 
    魔猿一拳将城主府的大门打飞,就像两块大铁皮一般,落到常戚戚的面前,发出哐当巨声,将那些围在常戚戚身边的漂亮女子吓得尖叫。
 
    “什么人?”
 
    常戚戚的身上,散发出一股强大的真气,将那些女子震飞出去,手按刀柄,豁然站起身来。
 
    张若尘背着双手,从大门外走了进来,笑道:“你们两个,还真会享受,是不是打算一辈子都留在五行墟界?”